365bet走地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-理论研究 >

霍一君:坚守淮海戏当下的生存空间

发布时间:2012-10-03 浏览量:

(特约记者王艳)在别人的介绍下,记者辗转联系到已退休的霍一君。电话里她的声音细腻温柔,且富有节奏感和韵律,这大概是跟她多年从事戏曲演唱有关吧。
出身于淮海戏世家的霍一君,天生一副好嗓子,以霍派唱腔为主,兼收众家之长,自成一体,高音如行云流水,低音时婉转动听,在我市及周边地区拥有一大批固定的“粉丝”。如今,作为我市国家级非遗项目淮海戏唯一省级代表性传承人,她更是担起传承重任,带弟子传授技艺,循循善诱地指导爱好者,让淮海戏在更多人心中扎下根并传开来。
听着淮海戏长大的霍家女孩
伴随着婉转悠扬的淮海戏,霍一君从咿呀学语的婴儿成长为活泼俊俏的孩童。
淮海戏如同一粒种子,在她幼小的心灵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。
4岁时,她就能字正腔圆地唱上几段淮海戏,7岁便登台演出。
霍一君祖父于上世纪30年代创办了名震一方的“霍家班”,在淮海地区享有盛誉。父亲霍维标和姑母霍桂珍都是上世纪50年代淮海戏着名演员,母亲也是一名从事淮海戏艺术多年的演员。
“奶奶是淮海戏第一代女演员王大娘的高足。”霍一君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。奶奶艺名“小绿鞋”,有一副高亢清亮的好嗓子。闲暇时,奶奶会给讲她戏里的故事,才子佳人,英雄落寞,世间炎凉。仲夏之夜,依偎在母亲身旁纳凉,顺带学唱几段淮海戏。
淮海戏主要流行于江苏北部的淮安、连云港、宿迁和盐城、徐州的部分县区以及鲁南、皖东北一带,因属于淮海地区,旧称“淮海小戏”,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,比流行于上海、浙江的越剧大约早100年。
虽然霍一君的先天条件不错,然而,尝遍了个中辛酸的家人并不希望她走戏曲这条路。唱戏苦,无论寒冬酷暑,台上一站就是几个小时;练功苦,压腿、吊嗓子、甩水袖、练靶子功等,一年365天从不间断。更甭提,四处奔波演出,居无定所,缺衣少食。
命运之手将霍一君推向了戏曲。1968年,15岁的霍一君告别学校,插队到灌南县李集公社大兴大队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两年后,霍一君被推荐到县里读高中,后因文艺特长被抽调到县文工团,唱了三年京剧样板戏。
“京剧与淮海戏虽大小嗓子有区别,但运气、吐字有相通的地方。”即便在那个特殊年代,霍一君也未能割舍对淮海戏的喜爱,深入研习霍家几代唱腔特点,吸收借鉴京剧、黄梅戏、越剧等长处,不断提升艺术水平。
1973年,灌云县文工团改为县淮海戏剧团。淮海戏重放光彩,霍一君也迎来自己戏曲生涯的黄金时期,出演了《红灯记》,《金沙江畔》、《三拜堂》、《孟姜女》、《陈妙常追舟》等经典剧目,场场爆满。
捧着文学剧本渐渐沉淀内心
戏曲是一门博大精深的艺术。同样一出戏,有的表演沉闷、拖拉,有的则传神、到位。
除却唱念做打、身材扮相等因素外,一个优秀的戏曲演员,必须具备思想和文化内涵,才能赋予戏中人物以灵魂和生命张力。
幸运的是,霍一君很早就接触到大量的戏曲剧本和文学名着,徜徉于精神世界。小学三、四年级时,她对家中几大木箱的戏曲剧本产生浓厚兴趣,做完功课后,就拿起厚厚的线装本津津有味地看起来,沉迷在精美的插图、生动离奇的故事中。
另外,隔壁邻居是县文化馆的老馆长,家中藏书丰富,让霍一君有机会阅读到《简·爱》、《红与黑》、《基督山伯爵》、《安娜卡列琳娜》、《茶花女》等世界名着,以及古典诗词和大量现当代文学作品。
“阅读大量的文学作品,提升了文学素养,更促进了内心思想的沉淀,对今后从事戏曲艺术影响很深。”霍一君认为,阅读对个人气质的影响也很大。多年来,她养成了看书做笔记的习惯,对戏曲人物也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。
1981年,霍一君调入市淮海剧团,首次在古装戏《女太子》中亮相。她扮演剧中的陆雅贞,戏虽不多,但那俊俏的扮相,委婉的唱腔,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随后,她先后在《汉宫怨》、《锦楼奇缘》、《魂断海州》、《桃花女》、《儿女传奇》、《红尘悲歌》、《海外姨妈》等几十出戏中担任主要角色,成为剧团挑大梁的演员。
“拿到台词后,先在脑子里悟一悟,再一段段背下来。”谈起表演的诀窍,霍一君笑称自己是个戏痴,“除了吃饭、睡觉,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唱词,琢磨用什么样的语气和神态表现。”
霍一君在舞台上塑造了一系列个性鲜明的形象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也结下了累累硕果:《红尘悲歌》中饰演的林婉儿,获江苏省首届淮海戏节优秀表演一等奖;《代代乡长》中饰演蓝带皮,获省第二届淮海戏节优秀表演奖、省第三届戏剧节表演奖,多次评为市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。
淮海戏要让观众感受到戏曲魅力
“作为传统文化的精粹,淮海戏要想吸引观众、触动心灵,首先要让大家感受到这一剧种的魅力。”霍一君坦言,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好演员对每一个动作、身段、眼神都细细体会,每一句唱腔都认真揣摩,逐渐形成自己的表演风格。
霍一君是位可塑性很大的演员,演出戏路很宽。她在《汉宫怨》中扮演相国之女霍成君,端庄秀丽、仪态万千;在《邻居》中扮演高价姑娘曲线美、尖酸泼辣,流气十足;在《柳叶儿》中扮演的柳叶儿,显得一派善良纯真,深受观众欢迎。
精湛演技的背后是无数艰辛付出。酷暑炎炎,演出时还要穿着厚厚的戏装,衣服从里到外都湿透。寒冬腊月,剧场地处透风,化妆时手指冻得弯不过来,台下观众穿着棉大衣,演员却身穿短袖、裙子。在市老文化宫排练《女太子》时,舞台上的老地毯坑坑洼洼,她一排跪步下来,膝盖都磨出血珠子。
然而,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,随着电视的普及,各种流行音乐充斥着大街小巷,淮海戏和全国大部分戏曲一样,受到了冲击。经历了整改、合并后,市淮海剧团元气大伤,曾经辉煌一时的剧团陷入了低谷。
“当时好多同事都想着改行了,也确实都改行了,我也动摇过,但是仅仅瞬间,我觉得我还是要坚守这一块,无法割舍对淮海戏的感情。”霍一君说,淮海戏的发展就像波浪形的曲线,低谷过后就开始慢慢回升。21世纪以来,大家将视线又聚焦到传统戏曲,淮海戏作为我省主要的地方戏曲剧种之一,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。
在得知淮海戏进入国家级非遗项目,自己确定为淮海戏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后,霍一君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近几年,她主要在市艺术学校和老年大学从事淮海戏教学工作,扑下身子,潜心教学。淮海戏传承发展的秘诀是什么?她认为,“传”字既包含了带徒授艺之意,也有传播到群众中去的意思,而“承”既要承袭又需创新,才能吸引更多年轻观众。
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,记者深深感受到霍一君对戏曲艺术源自骨子里的热爱,以及对当前现状焦急的心态。对于淮海戏下一步发展,霍一君建议,除了培养专业人才队伍外,还可以在中小学生中普及,像外地的越剧、黄梅戏一样,邀请专业戏曲老师进课堂授课,让孩子们感知淮海戏这一地方文化的魅力,让淮海戏这朵梨园奇葩永远绽放。
2012.09.27
上一页:淮盐与非遗

连云港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All Rights Resered

技术支持:江苏新元素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9001190号